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Chloes Accident】(克罗伊的意外事故)
【Chloes Accident】(克罗伊的意外事故)
原著:NightmarePrincess
翻译:本因坊
2005/07/02发表于羔羊


  在我们的社会之中,病态的家庭似乎正渐渐成为一种很常见的情况。查德的家庭就是这样一个典型。他的母亲——克罗依,在她的丈夫抛弃了她和他们年幼的孩子之后,就染上酗酒的习惯。而在日渐长大的查德心中,则充满了对母亲的憎恨——他认为是母亲导致了他失去父亲。

  这些年来,他通过各种方式借机发泄心中的怨毒。最初他经常乱摔东西乱发脾气,后来升级成在大庭广众之下肆无忌惮地贬低自己的母亲和对她大吼大叫。上中学的时候,他学会了喝酒,他喜欢借着酒劲对看不顺眼的东西进行攻击。
  查德也曾有过那么一两个女朋友,但他那恶劣的性格实在令人无法忍受,毫无例外的,她们都迅速选择了和他分手。现在,距离最后一个女朋友离他而去也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

  在查德看来,所有的女人都是下贱的婊子,她们唯一擅长的就是和当时离她们最近的随便哪个男人发生性关系。他的母亲就是一个现成的例子。她换了一个又一个男友,而每一个给她带来的新鲜感都不会超过一个星期。

  那是一个星期六的早晨,查德起床比平时要迟一些,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卡车竟然被撞坏了,这令他的心情变得非常糟糕。他十分仔细地检查了那大大的凹痕,然后他就在停在一边的汽车上发现了相同的红色油漆。这辆汽车是他母亲新的性伙伴——特洛伊的。顿时热血涌上了他的脑门。他疾风暴雨般地冲进房子,在厨房里找到他的母亲。

  “他在哪里?那个没用的杂种在哪里?”他怒吼。

  他狂暴的语气让他的母亲畏惧地全身一震,正在冲调热咖啡的杯子也失手跌落在地板上。他向她跺着脚,看上去情绪激动。他伸出大手想去掐她的喉咙,她向后躲闪,结果他只抓住她的睡袍。他死死盯着她,眼睛里闪动着寒光。

  “我问他在哪儿!婊子!”

  “特洛伊去上班了,”她小心翼翼地回答,“他没有……”

  一记响亮的耳光打断了她的话,打得她天旋地转、眼冒金星。

  查德仔细地端详着克罗依的脸。巨大的恐惧淹没了她,在一瞬间她仿佛失去了知觉,直到他有所行动。

  他拖着她大步向前门走去。

  克罗依恳求查德放开她,刚才那一下使她的耳朵几乎变聋,但他根本不为所动。她一边拼命挣扎,一边试图保护自己的薄睡袍不被扯坏。她的儿子把她拖到草地,狠狠地扔在卡车边上。

  “那么是你一个人干的?不是那个没用的杂种……是你!”

  “我……我……”她试图解释。

  查德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他猛地抓住她,一把将她拖回房子并狠狠摔在楼梯上,然后“砰”地关上门。克罗依试图站稳身子,但查德的动作更快,他一边攥着她的金发并把它们绕在手臂上,一边推搡着她上楼梯。克罗依不知道接下来自己的命运如何,而事实上查德这时候还没计划好要做什么。

  查德重重地把克罗依撞向她卧室的门。门被撞开了,伴着一声惨叫,克罗依跌进卧室里。她停止了抵抗,因为她意识到,那样只会给她带来更大的伤害。查德注视着伏倒在他脚下的躯体,眼里燃烧着怒火。当克罗依挣扎着抬起头时,查德一把抓住她的头发。

  “你准备拿什么补偿我?该死的婊子!”他冷酷地怒视着她。

  他环视她的房间四周,这里没有任何可以立刻补偿他损失的东西。他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一个邪恶的计划逐渐在脑子里产生。克罗依对查德盯着自己身体的眼神感到恐惧,她不知道他究竟会干出什么无法想象的事情。查德发出恶意的笑声,扯着克罗依的头发把她拉起来。

  “好了,在你付清我修车需要的钱之前,我想你也许更愿意以另一种你平时常用的方式来代替。”查德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拉自己的裤子拉链。

  这个举动让他的母亲惊恐万分。她开始试着从他手中挣脱出来,但失败了。查德一只手牢牢地控制住她的头发,另一只手从容不迫地拉开拉链。

  克罗依感到自己脑袋一片混乱,她泪流满面地哀求:“你疯了,查德。请放开我。你会拿到钱的,特洛伊一回来我就让他给你钱,我发誓……求求你别这样做。”

  查德猛地拎起她摔到床上。

  “听着,婊子。”他一边说着一边脱下自己的内裤,“给我老实点就没事,否则我会让你后悔。你应该知道我不是在开玩笑。”

  查德胯下的阴茎已经半硬,肆无忌惮地左右摇晃着。他看向克罗依的眼光中充满淫欲。克罗依想尽快从床上爬起来逃走,但没有成功。他跳上床,把她压在身下无法动弹分毫。他的大手轻易撕开了她薄薄的睡袍,用力地把她柔软的乳房握到变形。她发出了哭泣声。他用嘴唇攻击她大的粉红色乳头,同时用手指去拽另一个。他膝盖顶在她的大腿之间,硬生生把它们分开,然后他的手沿着她几乎赤裸的身体滑向她的内裤。

  眼中含满泪水,她用无限祈求的目光凝视着他,希望他能意识到他正在做什么并且停下来,但他完全不受影响。他的手指伸进了她的内裤里,慢慢探察着。他感觉到手指一点点挤进她的阴道,感觉到成簇的柔软阴毛和温暖的四壁。他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件错误的事情,可他不在乎,就象她碰伤他的卡车时也不在乎一样。她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他的手指在她的阴蒂胡乱抚摸,不时掐上一下。她发出低低的呼痛声,这声音激起了他的兽欲,使他掐的更加用力。他的手指开始向她的阴道中移去,伸进两个手指几乎没有遇到什么困难。想象着等下就可以捣进这里,他的阴茎迅速膨胀勃起。他的手指开始在里面不停地戳动。

  克罗依紧紧闭起眼睛。她无法相信自己的儿子竟然会这样对待她。她认命般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除了一对丰满的乳房,随着她的啜泣而起伏。

  查德拼命吮吸她的乳头,强烈的刺激让她不停痉挛。他吐出已经坚硬突起的乳头,冷淡地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然后直起上身,屁股坐在自己脚后跟上,双手抓住她的三角内裤,飞快地用力一扯,立刻把它撕破了。

  克罗依感到自己的世界正在崩裂瓦解。她躺在自己床上,在亲生儿子面前,一丝不挂,就象一只等待被献祭的羔羊。她只能无助地把头转到一边,默默在心里告诉自己发生的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一场噩梦。

  查德并不在意克罗依此时在做什么想什么,只要她不挣扎反抗就好。他伸手握住粗大的阴茎,在准备攻陷那位于肥厚的粉红色阴唇之间的阵地前,先进行反复摩擦和试探。当他认为已经比较容易滑进去的时候,他放开了阴茎,用双手死死压住她的肩。一个快速的突刺,他深深地挺进她的阴道尽头。

  当他残忍地动着腰,开始在她阴道里进进出出时,她大声哭叫起来。他从喉咙里发出了欢愉的喘息,脸上却毫无表情。当他用阴茎塞满自己母亲双腿之间那个洞穴时,多年积压的憎恨正在他体内熊熊燃烧。在他看来,她仅仅是一个荡妇而已。这一点毋庸质疑,因为当她的儿子象肏一个廉价娼妓一样肏她时,她完全没有反抗。

  虽然心理上根本不能接受,可是身体却与意志相违似地做出反应。随着一次次毫无怜悯地猛烈撞击,她的阴道里慢慢分泌出大量淫水,使他的阴茎得到更多的润滑。他的喘息越来越急促和大声,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完全无视身下的人正颤抖着发出绝望的呜咽。她现在感觉如何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他只知道,她弄坏了他的卡车,就必须付出代价,哪怕是被他活活肏死也是罪有应得。

  他持续不断地侵犯着她,双肘支撑在床上,伏低了身躯,把火热淫猥的吐息急促地喷在她脖颈上。她的哀叫声已经慢慢变得不那么凄厉,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开始享受现在这一切。很久以前,她就知道他憎恨她,知道他对她毫无敬意,但她当时并没有重视这些。直到此刻,她才清楚地意识到他根本不在乎她。他在她体内粗暴地耕耘着,仿佛她根本不是他母亲,而只是一个供他发泄的雌性动物。下体传来的灼痛感,内心深处泛起的失败感,使她颤抖着身体发出压抑的啜泣。
  “哦,真他妈爽!”查德发出长长的呻吟。克罗依体会到一种熟悉的感觉,那是滚烫的精液射进她体内的感觉。

  随着最后一次贯穿到底的竭力推进,他把所有精液淋漓尽致地灌注到她的体内。他趴在她身上喘息着直到慢慢恢复平静。他撑起上半身,T恤衫已经完全被汗浸透贴在胸前。他侧过头盯着她的脸,一言不发。片刻之后,他从她饱受摧残虐待的阴户中拔出阴茎,心满意足地露出一个残酷的笑容。

  “上帝,你真是一个污秽的贱货。现在我知道为什么爸爸会离开了。”他一边咆哮一边站起来。

  “不要企图告诉特洛伊或其他任何人。他们都他妈的帮不了你。还有,如果我听见哪个畜生对我说起这件事,我他妈的会一枪打碎他的头盖骨。”查德拎起裤子,离开躺在床上筋疲力尽失去知觉般的克罗依。

  “在你付清我的卡车赔偿费用之前,你是我的娼妇……我想这个时间也许会比较长。现在去把你肮脏的屁股清理干净。我去马克家了。”

***********************************  关于文章标题:Chloe是文中母亲的名字,Accident是“意外,意外事故,
不想发生的事情”之类的意思,直译就是“克罗伊的意外事故”。不过我觉得这样太没味道,就保留了英文原标题。

[ 本帖最后由 tommy1987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