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老师的舞
老师的舞
 打开通往屋顶平台的大门,真子老师就在那里。
--
因为在职员室里没有见到她的身影,所以猜想她大概是在这里吧……-
-
以手肘撑着栏杆,真子老师透过铁丝网眺望着远处的风景。当我走近时,她缓缓地回过头来。-
-
“田中,她怎样了?”
-
-  用手捋了一下被风吹得有些零乱的秀发。
--
“嗯……好象是平静下来了。我打算将她送回家去。”
-
-  我结结巴巴地答道。
--
“是吗……”
--
真子老师如此轻声说道,默默地凝视着我。-

-  无法克制地,我的脸上立刻升起了一片赭红。依真子老师的敏锐,不可能不知道我和美沙在保健室相爱的事。床上漂荡着那秘事的气味,被单上还残留着美沙“纯洁的证明”的赤红。虽然我打算将美沙失去处女所留下的痕迹解释成是“女孩子特有的那件事”,但……我不认为这谎言适用于真子老师。
--
比任何解释都更直接地,就这样,对我的脸简单地一瞥,已了解了所发生的一切。
-
-  我无语的,站在真子老师面前。
-
-  因为我和老师的妹妹亚子也发生了关系,她会忿怒也是当然的。-

-  真子老师举起了右手。
--
“……………”-

-  我做好了挨巴掌的心理准备,但……-
-
真子老师的手,仅仅是轻轻地置于我肩上。-
-
“很温柔呢!”
-
-  真子老师,微笑着。-

-  我依然无言地,默默地揣测着老师的真意。
-
-  “像咏君这样的男孩,我也喜欢呢!”
--
一瞬间,我似乎见到如此说着的真子老师眼眸中,闪过缅怀旧日时光的留恋的眼神,是我的错觉吧?-

-  “不过,过于温柔的男孩子,终有一日一定会令自己受到伤害……
-
-  希望那一时刻到来时,请不要忘记……咏君的,现在的心情。“
-
-  仅仅短暂的一瞬,真子老师露出了寂寥的笑容。
--
“好了,走吧。田中还在等着呢!”
-
-  真子老师向着楼梯走去。
--
我直到最后一刻仍只能沉默着,跟在老师身后走去。-
-
走出大门口,灼热的阳光正等待着我们。
--
“呀~,好热好热!”-
-
仿佛已经透过皮肤扎入体内的阳光,让我不自觉拿衬衫拍搭拍搭扇起风来。
--
虽然,美沙也用手遮挡着阳光,但却丝毫不提它是如何炎热。与其说她正在抵御阳光,不如说她以欢喜的表情全身沐浴在倾注而下的夏日光辉中更为合适。
-
-  和久留美一样,美沙也是与这个夏天相称的女孩。不,或许是正在释放着属于“十八岁”的少女时代的,最后的光辉也说不定。
--
眩目的不是盛夏的太阳,而是美沙自身的光芒。
--
“美沙,那个……”-
-
我对她说道,正抬头仰望着天空的美沙转过头向这边看过来。
--
“什么事,咏?”
-
-  “请不要,退出田径社……”
--
我如此说道。-

-  “可是我已经……就算留下来也没什么用了……”
--
美沙黯然地低下了头。-

-  “没那回事的!”-

-  抓住她的肩头,不知不觉中我的声音大了起来。-

-  看起来遽然吃了一惊的美沙,肩头立时开始颤动,
--
“因为……我已经不能跑了……”-

-  这样说着,哭了出来。
--
“没关系的。只要做适度的治疗及康复训练的话,绝对能痊愈的!”-
-
我将美沙揽入怀中,说给她听。
--
“虽然,一段时间内不能按自己所期望的那样随心所欲地跑步一定很痛苦……但美沙不是常说吗?‘我最喜欢跑步了’……”-
-
怀中的美沙点了点头。
-
-  “那,即使不是第一名不也很好吗?第一名,仅是证明曾经拚命努力过的结果而己……而美沙是如何的努力,学校中的大家都很清楚的啊!”
-
-  温柔地,轻抚她的脊背。
-
-  “剩下的半年,好好的努力吧……美沙,不是有许多仰慕着你的后辈吗?就算是为了她们也好,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呢!”-
-
美沙抬起头,似乎相当意外地凝望着我。-

-  “对不起,真正在痛苦的本是美沙自己,我并没有那种好象什么都明白似的指手画脚的立场,但……因为我,最喜欢充满活力的美沙了……”-
-
“咏……”
--
扑簌簌地,美沙的泪珠一滴滴不停地溅落。-

-  “是啊,……一年级或是二年级的社员们,很多东西我若不教给他们的话……我,还有许多事要做呢……”-

-  边拭着被泪水沾湿的脸颊,美沙说道。-
-
“不好好努力可不行喔!”-
-
我对她微笑着。
-
-  我鼓舞地轻轻拍拍她的肩头,然后握住美沙的手。-
-
“啊!……(心跳声)”-

-  “那,我们回去吧!”
-
-  手牵着手,我和美沙走过无人的校园。因为美沙必须微微拖弋着左脚走路,所以我缓和地配合她的步调走着,这时……-
-
美沙的侧脸……染上了微微的晕红,是属于少女的娇羞。
-
-  脑后的马尾和往常一样地,左右忽悠忽悠地摇曳着。
-
-  (好可爱啊~。)
--
见到女孩的马尾,就会想要将它抓住恣意摩蹭,是只有我才会有的愿望吗?-

-  “再也忍不住了!美沙,让我摸摸看吧!!”-

-  “哎?”-

-  美沙由于误解而有些畏缩,脸整个红了起来。
-
-  “这、这里不行啦……那、那那样大胆的……我、我我我想不可以的!”
-
-  “哎~咦,就算是被谁看到也没关系啊!”
-
-  “啊-,呀-!?”-
-
不再跟她解释,我直接地伸出了手。
-
-  “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  啊~,多么令人身心舒畅的触感啊。我觉得女孩子的头发,确实是存在着某些不同。和男人的比起来,该不会是由不一样的成分所构成的吧?
--
对抓住发束把玩着的我,
--
“咏……你这个……大笨蛋!”
--
美沙握紧拳头,微微地颤抖着。
--
“因为,我想握住美沙的头发摸一摸看看嘛!”
-
-  “那你一开始就说清楚呀,真是的!笨蛋……”-
-
虽然试着生气给我看,但似乎并非全然是那样。由于难为情,美沙连颈部都变得通红。-

-  美沙芬芳的气味和来自发丝的触感令我十分满足。-
-
“作为你让我实现心愿的谢礼,我用自行车送你回去吧!”-
-
我从口袋中取出钥匙给她看,指向停车场。
--
“是,自行车……?”美沙因为纳闷,歪着头望向我。-

-  “在职员室,向町田先生借的,傍晚前送回来就行了。”-
-
是伴随町田老师一起走过二十五年教师生涯的,颇有历史的自行车。
--
因为也只有这种古董车,才会在后部装有可载人的置物架。
-
-  “因此,是可供两人同乘的。”-
-
对着牵着自行车走来的我,
--
“唔………”-

-  美沙露出稍许遗憾的表情。老实说,我也一样。因为美沙的家离学校很近,骑自行车的话连三分钟都用不上就可到达。
-
-  虽然我确实知道,让她在家里休息会比较好,但……-

-  (今天想要,再和美沙在一起多待一会儿。)
--
“嗯~,那个、……若是身体状况不坏的话……那个……要不要顺路吃些什么后再回去呢?”
-
-  对于我的提议,美沙“嗯!”地以电光石火般的速度点头回应。-
-
“那~,要吃什么好呢?是石田屋的关西风味的杂样煎菜饼呢,还是玉屋的水果蜜豆呢……因为今天我请客,所以由你来选吧!”
--
“平均分摊就行了……我、两处都想去……”
--
是想要尽可能更长时间地待在一起的真心话,真的好可爱。
--
“好!那么,两个人来一起度过优雅的下午吧!”
--
我让美沙侧着身子,坐上货架。-

-  “好好抓紧喔!”-
-
朝着开始蹬起踏板的我,美沙有些生硬地将身体靠了上来。背上承受着女孩子的柔软,我将学校扔在了身后。-

-  夕阳西沉,旭日东升……等等,虽然话说得这样漂亮,但其实要表达的意思,不过是清晨又一次到来了。
-
-  “呃~~,呼-唔!”我晃动着脑袋,醒了过来。
--
正打算向盥洗室走去的我,注意到在厨房的桌子上放着一张留言。-
-
“什么什么……?”-

-  叔父,好象已经离开日本了。-
-
“咏: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去阿拉斯加了,会有一段时间回不来了。-
-
留你看家的这一阵只顾着和女孩做爱了哪!若是你令自己未来的妻子哭泣的话,回国的那天我杀了你!!“-
-
多管闲事!-

-  “大致上,未来的妻子到底是指谁呢?”-
-
嘟嘟哝哝地发着牢骚,我站到了盥洗台之前。-
-
(昨天,叔父好象是有所察觉啊!……果然还是……)
--
晚上,在吃饭的过程中,叔父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
-
“你这家伙怎么回事,今天一副特别兴高采烈的嘴脸不是吗!……-
-
嗯?“这样问道。
-
-  “没什么啊!”我佯做毫不知情的样子。-
-
叔父闭着嘴大嚼特嚼着鱼排,使劲地吞下肚去。-
-
“你的的确确,……(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能腾出嘴来)……
-
-  给田中小姐……打电话了吗?“-

-  扔出了意味深刻的台词。
--
不用说,我当然变得很紧张。-

-  “打,打,打是打了,……有,有什么问题吗?”
--
我的声音听起来一定是表里不一吧。
--
“没什么,只是她在电话里的声音听来很寂寞,……所以稍稍有些在意吧!”-

-  叔父一副傻头傻脑的样子,小口地喝着萝卜做的酱汤,我则继续默默地吃着米饭。
-
-  (为什么会把那些表现在脸上呢?我,真是个蠢材啊。)-

-  接着水龙头流出的水,我哗啦啦地使劲洗着脸,但却全身乏力。-
-
(但是,若是说到美沙的事,是藏不住的吧……美沙啊……唔~嗯,美沙,美沙……)
-
-  昨天,两个人直到傍晚都待在一起。在车站附近的店里吃了“杂样煎菜饼”,之后去电玩中心打游戏……说起游戏的水准,是美沙的一方比较强。可是明明打着格斗游戏的旗号,却会从手里发出奇怪的光线,真是无耻。……也罢,就这样吧。接着,在那以后,又一起去甜食店尝了“白玉小米粥”,到公园里坐着聊了一会儿,……最后,用自行车载着她,送她回到家里。
-
-  (美沙,真是可爱啊!)
-
-  在田中家的门前,
-
-  “咏,谢谢……今天,非常的高兴……”
-
-  不断地回头,直到已经看不到我的身影为止美沙仍在挥着手。向后捋着头发,总觉得,就这样把美沙留下一个人回去真的好难受。因为我一直在考虑着这件事,所以不知不觉中,把从町田老师那里借来的自行车骑回了家……只好慌慌张张地转向学校,整个拐了一个U型,做了件大蠢事。-

-  “…………呼~”-
-
话虽如此,我还是禁不住长叹一声。-
-
“和美沙做爱了。”
--
那事实,迅速而鲜明地从脑海中闪现出来。
--
(被那么好的女孩所爱,真是……)
--
若是暂时先把自身的迟钝放在一边不提的话,我实在是非常高兴。-

-  没有比这更令我高兴的了。-
-
苗条而柔软的身体,……向上翘起的漂亮的乳房,……放下长发之后的,少女的美丽的容颜,……热情的美沙的种种行为,一一地浮现出来,我“吓-”地吼了出来。
-
-  哗哗地流淌着的水声,使我回过神来。
--
(不行,这样下去不行啊!)-
-
我又一次将脸浸入了水中。
--
洗漱完毕,和对面家的丽子完成了定时的“爱的问候”,吃过了早饭。-
-
(是怎么回事啊,……这样的生活方式,好象我已经习惯了呢!……)
-
-  托占卜婆婆的福,每天都是漫无目的糊里糊涂生活着的我,这个暑假却出乎意料的过得眼花缭乱。而那原因,全部都是因为“女色之艳福”。从丽子开始,接下来的千春、亚子、久留美,直到美沙……和她们一一结下了不解之缘。而她们的每一个人都是美丽的、性格可爱的女性。
-
-  “没有什么顺序,我全都喜欢!”-

-  ……虽然我想这样喊出来,但恐怕是没法得到世间人们的承认的吧。-
-
毕竟,日本现在是一夫一妻制的。如果这里是某个一夫多妻制的国家的话,一定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全员,都是我的妻子”了。生一百个左右的健康的小孩子,在同一屋檐下,过着相亲相爱的幸福生活。但是,若真的可以这样的话,我就不得不为一百零六人的生活费而奔忙了!甚至会忙碌得连和丽子妈妈、千春妈妈、亚子妈妈、久留美妈妈以及美沙妈妈接吻的时间都没有了,不二十四小时连续地工作就没办法继续生活下去吧。嗯~,这样的话,也很难办啊。-

-  “……………………………………………………”
-
-  我到底在考虑着一些什么混帐事啊,在独自一人的自己的屋子里我变得面红耳赤。基本上,只要一想到全员都要成为自己的妻子,就会立刻考虑到有关生活费的问题,这就是日本人的思考范围,真是令人悲哀啊。-

-  “唉,暑假还有一周就结束了,……剩余的时间还是稳稳当当地度过吧!”
--
懒散地躺到床上,我拎起了一本自从买来之后就被扔在一边的小说。是一个名叫白井健的作家写的题为《一个夏天的憧憬》的关于吸血鬼的小说……还算有点意思吧。-
-
因为这小说也并没有多厚,所以悠然自得地读了三个小时之后,就进入了最后一章。
--
正读到故事的最高潮……为了拯救红颜薄命的美少女,前往住着不死生物的宅邸。在皎洁的月光照耀下,少年潜入其中……的这一部分时,“叮呤呤……叮呤呤……”电话响了起来。-
-
“喂,我是悭村。”
-
-  “喂,我是黑川,……”-
-
取下听筒的我,向着线路另一端传来的低沉的声音说道,-

-  “是--,里美吗?”-
-
喊着她的名字。-
-
这几天,我一直没有见到过她。即使到“OTIMTIM”去也见不到她……我最后一次看到她是在学校附近的河滩上……-
-
(她,哭了呢。)-
-
虽然我并不了解其中的理由,但却对她说了太过分的话。
--
因此,必须向她道歉。我一直都想,再次见到里美。-
-
但是,与我的意愿相反的是,-
-
“哎呀,我是‘聪子’啊!”
-
-  电话里的声音在哧哧地笑着。
-
-  ‘聪子’,是里美母亲的名字。里美和她的母亲非常地相似,甚至连声音都一模一样。从很早以前我就总是搞错。若是平时的话,我就会说些类似“你的声音听起来真年轻啊,真是难以相信!”什么的俏皮话,只是今天有些心灰意懒。-
-
“对不起………那,有什么事吗?”-

-  “是的。实际上,是找我们家里美有点事……但是向茶店打电话却不在。因此我想是不是去咏君家打扰了,但是……看来不在啊!”
-
-  “是的,……她没有来过。……”-

-  “是吗,那--,对不起打扰了。”这样说着,里美的母亲挂断了电话。-
-
(里美……今天,又是去哪里了呢?)-

-  我甚至忘了放下听筒,陷入了思考之中。-

-  (莫非,她又一个人跑到河滩上去哭去了?……)
--
我再也呆不住了,披上夹克就冲了出去。-
-
……结果,-

-  她不在河滩上。其它的地方,比如说学校呀、“OTIMTIM”等处我也都看过了,但没能见到里美。
-
-  (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做着什么呢?)
-
-  等我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漫无目的在车站大楼里走着。
--
被徒劳的感觉所包围,无论是哪里都好,我现在只想找个地方歇一下。
-
-  (见鬼!这样的话……我就进行夜袭吧!)
-
-  就算白天不知道里美去了哪里,但她晚上一定会回家吧。到时候,我就去拜访一下吧,
--
(之前的那件事,要好好地向她道歉。……接下来,一定要让她说出一直令她烦恼的事!若是万一她真的是被某个坏男人所骗,……那个令她哭泣的混蛋,我绝不允许他再继续活在这世上!即使里美打算阻止我,我也会抓住那个王八蛋,把他往死里揍,直到他发誓从此不再出现在里美的面前为止。)-
-
在心里我这样决定道。
--
(总而言之,稍稍休息一下就回去吧!)-
-
我乘上电梯,向楼上的饭店街进发。
--
“哈-,……”出了电梯,我不停地叹息着。-

-  上到了八楼,(来一杯夏季榨冰如何呢,)我这样考虑着。
-
-  “咏君……”
--
一双手从背后伸出来,遮住了我的双眼。
--
“那个,是啊!……嗯~,那个,我是谁呢?”-

-  说到这里,其实一听到那如同银铃般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我就知道除了她不会再有别人了。
--
“小舞………”-
-
回头一看,站在那里的正是“樱木舞”。
-
-  和里美一样,在这几天中我也一直没有见到过她,很担心她的情况。-

-  最近几天她,甚至连游泳部的活动也没有出席,自从,那天的那件事以来就……是我强行要求她和我约会的原因吗?我是这样认为的。理由就是,我带着真真正正的高贵的樱木舞大小姐,甩掉了保镖和管家们,做出了种种自她出生以来从未尝试过的事情。-

-  (提起小舞的话,虽然她从家里跑了出来,但却换穿了T恤衫和牛仔裤,好象是翻过高高的院墙才溜出来的似的……)-
-
再加上返宅时也已是深夜这样糟糕的时间。被认为“大小姐发疯了”,也是很正常的。怒从心头起的父亲大人会说,
-
-  “喂--,作为樱木家的女孩,行为怎么可以如此不检点呢!从今以后,决不允许你再同市井间的男子一起外出了。这一段时间,我想你也不要出去了吧!!”
--
被这样要求后,她也就被关在自家的禁闭室里了……不知为何我很容易就产生这样的想象。虽然她父亲也说不定会说“嗯哪,OVER!”这样的话,但毕竟樱木家是拥有辉煌历史的豪门望族。
--
一想象到孤独地在昏暗的房间里抽抽搭搭地哭泣的樱木的情形,我每天都觉得心痛。
--
“小舞……已经,没事了吗……?”
-
-  我窥视着小舞的表情。
--
“哎?”樱木微微地歪着头,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我。
--
“是的,承蒙你挂念。已经完全恢复了。……但是,为什么咏君会知道那种事呢?……本应该是绝对保密的事的??”-

-  虽然樱木温柔地对我微笑着,-
-
“果然…………对不起啊,小舞。都是我不好。”
-
-  垂头丧气地,我的肩膀耷拉了下来。
--
“啊?”小舞又一次产生了疑问。-

-  “是被咏君传染的吗?”-

-  “是被我传染……嗯?”-
-
怎么回事,好象两个人的话有些对不上。
--
“小舞,你的父母不是……无比的震怒吗?被下了禁止外出的命令,而关在家里而每天抽抽搭搭地过着日子……”
-
-  我一说完,
-
-  (眼睛睁得溜圆,连续地眨了两三次眼)
-
-  与其说是很少见,不如说我是第一次看到她露出那么愉快的表情,望着我……两腮不停地鼓动着,我想……是要“扑哧”地笑出来了吧……-
-
终于,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
-  “小,小舞……怎,怎么回事……?”
-
-  我不了解原因而发出了询问,但小舞是无法控制笑声的发作了吗,肩头依然在抖动着。是相当的可笑吧,她由于笑得太厉害了而连眼泪都渗了出来。-

-  因为樱木舞本来就是超级美少女,没有比她现在的样子更加引人注目的了……情况不妙。-

-  “总而言之,那个……这里不是站着说话的地方,一起去喝点茶好不好呢?”-
-
我这样一催,小舞立刻“嗯!”地颔首。但是,她仍在笑着……唔~,嗯!?-

-  在楼层的一角名为“青鸟”的茶店落座之后,
-
-  “感冒了!?”-

-  我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奇声怪叫。
-
-  从要来的两杯冰激凌汽水中,碳酸的声音“嘶嘶”地响着。-
-
“对不起,我笑出来了。”-
-
樱木道着歉,脸颊由于害羞而染成了绯红色。
-
-  “去过游乐园的第二天,我就发烧了……直到昨天,我一直都躺在床上……”-

-  “哦-……”我登时全身脱力了。-

-  “因为我根本没有想到,会让你这么担心……因此也就没有和咏君联络,……那个……对不起……”
-
-  带着很抱歉的表情,樱木下意识的搅动着浮在汽水上面的冰块。那种动人的姿态真是可爱极了。
-
-  “没关系,没关系。反倒是我,不了解小舞的心情,尽是想象一些奇怪的事,对不起啊……”
--
让她看到我宽心的微笑。-
-
樱木不停歇地继续搅动着,使特地加入的冰块全部溶化掉了。-

-  “和咏……一起约会的那一天,我,特别地兴奋,所以……就像小孩子一样,之前的一天根本没法好好休息,……后来,那一天,我感觉自己快乐得好象漂浮在云端一样……”
--
小舞说的漂浮在云端什么的,是在和我开玩笑吧,不过,我还是非常高兴。-

-  “接下来的第二天,就彻底地精疲力竭了。”
--
“哈哈……不管怎么说,感冒能够痊愈就最好不过了。……小舞不是被禁止外出的话,我也安心了呢。”
--
对着如释重负的我,-
-
“嗯!……我回家时,他们确实是有些生气了,……但是父亲也好母亲也好,经过对话,所以他们最终还是理解了……”-

-  樱木含住了麦管。
-
-  “呼-!舞的双亲理解了呢!”
--
樱木稍微低着头,飞快地溜了我一眼。-

-  “而且,那个……这个,那个,就是那个……其实,那个……”-

-  樱木好象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似的,语无伦次地,不断重复着相同的字句,-

-  “我父母说,下次……”
-
-  “………?”
-
-  “下次,有机会的话……,希望咏君能够来我家玩儿……”
-
-  这样说着,小舞的脸变得通红,-

-  “嗯!啊……哎哎!?”-

-  这来得极为突然的请求,顿时令我张口结舌,
--
“是不是给你带来困扰……”樱木的表情霎时忧郁起来,
-
-  “哪,哪哪,哪里的话!我将非常高兴地前去拜访!!”
-
-  我摆了摆手,回答道。-

-  樱木又开始在杯子里搅和了。
--
低头看看,不知不觉中我也在搅动着自己的那杯冰淇淋汽水了。
--
“舞,……今天,你有时间吗?”
-
-  走出了茶店「青鸟」,我询问道。
-
-  “有的。因为我以病刚刚好为理由,将所有预定的课程都取消了……-
-
今天逃学啦。“-

-  说完,樱木吐了一下舌头,微笑着。
--
“那么,一起再多待一会儿好不好呢?”-
-
“好的,务必请您多多关照。”-
-
樱木间不容发地回答道,两个人都意想不到的约会就被这样决定下来了。上一次,一起去游乐园的事即使被称作奇迹也决不过分,但是,可以和我所憧憬的女神樱木一起再次度过这段时光,是我想都没有……我可真是幸运啊!-

-  ……由于上述的原因,我与樱木乘上了电车,向矢吹町进发。
-
-  吃过了午饭,我们一起前往WAC大厦,进入了名为“梦加世界”-
-
的主题公园。大厦的内部被修成了从前令人怀念的旧时的街道的模样,也相当的有趣。
--
在里面转了一圈之后,我们来到楼上的天文馆轻松一下。和樱木一起仰望着人造夜空,看着四季随日月星辰一起变幻,早已逝去的日日夜夜仿佛又一点点重新浮现在眼前。樱木不知是否抱有同样的想法,她的目光也显得遥远而悠长。注意到我的目光,“……………………………………”
--
两个人都没有移开视线,有一段时间,就那么彼此凝视着。
-
-  接下来是水族馆。设在大厦的第十一层和第十二层,无论装修还是照明都很漂亮。是市内有名的约会圣地之一。
-
-  一进入水族馆就可以看到筒状的水槽,-
-
“哇-!”
-
-  樱木发出了感叹。牌子上标着“Lathbola.Heteromorpha”,是鱼的名字。
--
“真漂亮啊,快看哪!”
-
-  在回过头去看的她的背后,成群的小鱼舞动着,发出闪烁的光辉。
--
看着伫立在那里的灿烂夺目的「樱木舞」,-

-  “唔,嗯……太漂亮了!……”-
-
我又一次回想起那张深棕色的照片,那“伫立在紫藤花下的少女”。-

-  那种美丽,那种无与伦比的美丽……来自女神微笑的瞬间。
-
-  在馆内慢慢地走着、欣赏着,观看了海豹的表演之后……两个人走出了大楼。-
-
周围的已完全是一副晚景的模样,天色也暗了下来。-

-  “差不多该回去了吧……”-
-
像上次约会那样玩到太晚可不行,所以我如此说道,但……-

-  “因为已经跟家里联系过了,……再一起多待一会儿,不好吗?”
-
-  樱木看来还不太想回去的样子。-

-  “哦,好啊!……那,去公园坐一会儿怎么样?”-

-  “好的。”
-
-  我和樱木走向了附近的公园。
-
-  将近黄昏的公园是一个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空间。做着回家准备的带小孩的父母,在做慢跑锻炼的老爷爷,生气勃勃精神正常的年轻人,思想有问题在到处吊马子的小流氓,看起来脑子不太好使的小姑娘,以及拖着鼻涕跑来跑去的健康的小家伙们……等等景像,不一而足,意外地热闹非常。
-
-  虽然说是城市供水不足,但,是只有周六才有的“出血大奉送”吧,坐落于园中央的喷水池中水流毫不吝啬地喷涌而出。-

-  “坐一会儿吧!”
--
我们来到喷泉边的长椅上坐下。-
-
在灯光的照耀下,七彩的水滴四处飞溅。-

-  少有的凉风吹过,几乎让人忘掉白天的酷热,而觉得身心舒畅。微风为交谈着的我和樱木带来阵阵凉爽,吹动远处的树梢沙沙作响。
--
即使黄昏的天空已经完全被黑暗笼罩,我和小舞依然就那么……。-
-
两个人的谈话将近中断的时候……
-
-  “暑假也,要结束了啊……”-
-
樱木突然这样轻声说道。-

-  她的话语,令我忽然有种微妙的寂寞的感觉。今天是8月26日,还剩下最后的6天,暑假就结束了。既短暂又很漫长,真是一段不可思议的日子。
--
“是啊……虽然觉得挺漫长的,但马上第二学期就要开始了……”
--
好象,双方同时无话可说了的样子。
-
-  “………………………”
--
静静地,只有风声清晰可闻。-

-  “………嗯,那个-”-
-
为了打破谈话的僵局,我说出了刚刚想起的事。
--
“舞,已经决定了吗?”-

-  “哎?”-

-  “呀,那个……因为你曾说有两个愿望,会在暑假结束之前决定选择哪一个……我只是在想,现在到底怎样了呢?”
-
-  对于我的问题,樱木缓缓地摇了摇头。
-
-  “其实,仍没决定呢……被认为没有可能实现,已准备放弃的梦想,……也许能够变为现实也说不定……因为,我开始有这种感觉了。……”-

-  喷泉的光在眼前闪动。过了好一阵,她再次开口了。-
-
“咏君,我的两个梦想,你愿意听吗?”
-
-  “嗯……希望你可以告诉我。”-

-  樱木就那么脸朝着水面,继续说道,-

-  “其中的一个是……继承父亲的事业,掌管樱木家的所有资产,……
-
-  而除此之外的另一个梦想是……作为普通的女孩子,过着平凡的生活的梦想。“-

-  听起来稍微有些苦闷的语气,我终于理解了。-
-
(樱木家好象,本来就是女系家族啊。)-

-  据说,上一代和上上代是由樱木舞的祖母和曾祖母就任会长之职的。-
-
特别是她的祖母,年轻时被称为“小国的妖精”,后来是“日本的美丽女杰”
--
等等的,即使在海外也有广泛的知名度,似乎是位极其伟大的女性。-

-  不但因为是这样的门第里出生,而且樱木舞是唯一的孩子,……所以,她不得不背负着立于家族顶点,成为樱木家的下一代主人的这一宿命。-

-  平日里,樱木如此努力地学习各种知识,就是为那一刻的到来在做准备吧。
--
高中毕业之后当然还要学习“帝王学”,不难想象有更加残酷的人生正在等待着她。
-
-  (不过,小舞的另一个梦想是“作为普通的女孩,过平凡的生活”,也就是说……)
--
先不管这梦想能否实现,这样两种完全相反的梦想,一定在樱木的心中动摇不定。-

-  这过于沉重的选择,并不是我可以不负责任地随口说着玩的。-

-  最后决定“到底选择哪一个?”的,只能是樱木舞本人。
--
“……………………………”-
-
向着默默无语的我,樱木呼地转过脸来,……微笑着。-
-
“不过,我已经决定了。”
-
-  “决定了………?”
--
“就算那梦想无法实现……即使只有一个月或是一周时间,不,即使仅仅有一天也好,……我也要尝试作为普通女孩的生活!”
--
小舞压抑在心中的苦闷与这过于单纯的愿望,令我感动得几乎落泪。-

-  “假使那一天真的到来时,……是的,我知道离那一天不会太远的,……-
-
当那一刻到来时,咏,你愿意帮助我吗?“-
-
“放心交给我吧!”-

-  我拍着胸脯承诺下来。当舞祈望自己成为“普通的女孩”时,无论是谁打算有所妨害,我都会保护她的。即使有像我和小舞第一次约会时那样的,身强力壮的保镖挡住去路,我也一定会战斗到底。……只要可以护住小舞,就算我会被打死也决不退缩。她所梦想的“普通的女孩”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情形虽然我并不明白,但只要是为了小舞我愿意豁出自己的性命。
-
-  “我保证。”我拉着她的手,说出了誓言。而那温暖的小手也,使劲地回握过来。
-
-  樱木无言地,凝视着我。
--
是何时曾经见过的,仿佛燃烧着的双瞳……有着“火焰的颜色”。
--
当我意识到,这,就是那晚,在旋转木马之前,我所看到的眼神的那一瞬间……-

-  樱木,静静地合上了眼帘。-
-
“小,舞……”-

-  被那粉红色的柔软娇嫩的唇所吸引,我慢慢地贴了上去。
--
终于,两个人的唇互相接触到了一起。
-
-  (和小舞……正在接吻!?)
-
-  和那个樱木舞……和绝世美少女……和我所憧憬的女神……。-
-
每个男人都曾经幻想过的,从来没有实现过的“接吻”……我正在做着。-
-
从重迭的唇上,传来了温暖的感触。
--
将手置于她的肩头,圣少女宛如要奉上她的身体似的,轻轻地靠了过来。-
-
(想要抱住她!)
--
抱住她之后,一定还要更多次地吻她。
-
-  我张开双臂,准备将樱木包入怀中。
-
-  但是,就在这时……-
-
“不可以!不要啊……在这里,不行啊!”-
-
某个耳熟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想法。
-
-  仿佛从梦中醒来的我的耳内,
-
-  “嗯,……唔,唔,……嗯啊……”
-
-  传来了明显是在进行着成人的热吻的含混不清的语声,和从湿湿的口中发出的声音。-
-
“不要,不要!赶快,停止啊!”
--
低沉的稍稍有些沙哑的,女孩的声音。从孩提时代就已听惯了的,女孩的声音。每天每天,贫嘴薄舌地攻击我的,女孩的声音。偶尔会温柔地,安慰我的,女孩的声音。
-
-  我无意识地站起身来,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喷水池的另一边跑去。-

-  两个人的身影,因为我粗野地跑到近前,而惊讶地抬起头来。-

-  紧抱着对方的男人和,不知所措的女子。-
-
“相原健二”。在这个世上,我最憎恶的男子。然而,口唇被这个肮脏的男人所占据的女孩是,-
-
“里美…………………”
--
我一直渴望见到的里美,就在这里。-

-  不知发生了何事而追了过来的樱木,站住了。-

-  我和樱木舞。相原健二与黑川里美。
-
-  所有的人,都一言不发。-

-  每个人各自的想法都是怎样的呢?在我们之间,有某些东西“结束”了,又,有某些东西“开始”了。
-
-  那究竟是什么,我现在还不知道。
-
-  只能听到晚风吹过的声音,正在非常遥远的地方哭泣。
--
……